不会在武装部的滑索的住房(一易购娱乐
  • 作者:admin
  • 发表时间:2017-12-07 18:06:00
  • 来源:未知
  在武装部的住房(一)

  初到武装部,我们一家住的是两间相连的房子:一间是外间,我们三姊妹住,一间是里间,父亲和母亲住,我们外间有门,与父亲和母亲的房间相同。
  住房外面,有一间搭建的厨房。厨房侧面的屋檐下,用木板搭建了一个兔笼,供我养兔。
  我们外间的房间父母用纸箱版打隔断,划分为住宿和活动两个区域,隔断墙上糊了报纸,贴了一些画报。住宿区放了床,是我和姐姐、妹妹住宿的地方。活动区是吃饭和活动的地方,也接待客人。
  那时我上小学。
  不用说,当时的住房是很简陋和拥挤的,只是以我当时的理解力,对我们住房的简陋和拥挤不以为意,反正那时以玩为主。
  我们住房的后面是武装部的菜园,我们可以从窗户翻过去,进到菜园去玩。不过,由于父母的“教育”,再加上以我那时的身高,菜园地面低于住房地面,翻过去不容易再翻回来,所以我们也不常翻窗户过去。
  虽然住房不大,但对我们三姊妹来说却是很大的“世界”。
  在我睡的床的靠床的墙面,父母用报纸贴了墙面,以防墙灰掉落在床上,也贴上画报,以美化墙面。因而我每天坐或躺在床上,看报纸和画报就成了我重要的“娱乐”。由于报纸和画报长期不更换,所以有些内容时隔40多年我到现在都记得比较清楚。
  第一篇文章是新闻报道,报道国家领导人李先念会见外宾的情况。因我的姐姐名叫“李先”,两个名字很接近,所以我记得非常清楚。
  第二篇文章是介绍当时的动画片《小号手》的,文章的标题是《一部少年儿童喜闻乐见的好影片》。这部动画片我看过,很喜欢,也对文章使用的“喜闻乐见”这个成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贴墙面的报纸还有《参考消息》,其中有个栏目叫《腐朽的资本主义制度》,画了几栋歪歪扭扭的高楼作为题花。后来上了初中、高中和大学,《政治经济学》课讲到帝国主义是腐朽的资本主义,在我的脑海中浮现的就是这几栋歪歪扭扭、摇摇欲坠的高楼。但我却从文学、艺术的角度来理解:歪歪扭扭不是指高楼要垮,而是指(隐喻)资本主义制度要垮。
  贴在墙面的还有一幅画报,是关山月画的国画《绿色长城》。画面是大风吹拂下全朝一个方向倾伏的树林,树林深处还有一栋亮着灯光的小屋,这幅画除了政治味道和艺术的美感之外,我也读出了文学的味道:这里说的“长城”不是石块砌筑的长城,二是比喻(隐喻),是指人工栽种的树木阻挡风沙,起到像长城一样的作用;而“关山月”的“月”,也不是真的月,而是画家的名字(笔名)。
  除此之外,当时流行的“草原英雄小姐妹”的故事,教科书要学,还有动画片,我也看了,母亲还买回了画报(组画),贴在墙上。这样,我天天看画报,而大脑中不时回响起动画片《草原英雄小姐妹》的主题歌,这种综合性的艺术,就这样熏陶了我。
  母亲贴在隔断墙上的还有一幅画叫《春到苗岭》(大意),画上有很鲜艳的花朵,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后来,我有机会读到了沙叶新的小说《高高的苗岭》,还听到了小提琴曲《苗岭的早晨》,我发现,原来,对于 “苗岭”这一主题,不仅可以画,还可以写、可以歌,——艺术就是这么一个丰富的世界!

  2016年12月29日

文章来自:http://bbs.tianya.cn/post-free-5829454-1.shtml易购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