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敢血战六把宁夏把刀续二易购娱乐
  • 作者:admin
  • 发表时间:2018-01-01 07:28:00
  • 来源:未知
  血战六把刀 67 旧地重游
  良久我们才抑制住激动地心情分宾主落座 。

  他用生硬的汉语跟我说:“我的在参观团的名单里 看到了你的名字 ,但不确定的是你,所以我的就让勤务兵的去打听 。如果的是你就把你的接过来我的亲自接待你。”

  我笑着说:“谢谢你 !还记得我这个老战友。”那名接我来的人在一边介绍到:“这是我们朝鲜人民军特种作战部队总司令-- 金哲楠将军。”金虎哲看了他一眼冲他摆了摆手 。 他给我们沏完茶后 就退了出去 。看他退了出去金虎又用生硬的汉语跟我说:“你们的还有3天的参观时间 ,你的想去那里我的亲自陪你去。”我喝了口茶撂下杯子后说:“如果可能的话我想去两个地方 ,一是去看看周克礼咱们的老排长还有咱营留在那里的兄弟们; 二是想去我们最后一战的战场沙弥川看看。”听到这他转身从墙上摘下了 他那把库尔卡战刀, 抽刀半出鞘看着刀用生硬的汉语狂傲地慢慢说到:“这是我一生最爱之物 ,是我那次白刃绞杀的斩获。 这把刀给我带来了无上的光荣是我一生的骄傲 。 哼 !库尔卡勇士 ! 传说中的世界第一勇士在我面前也不堪一击。 正因为我那次俘获的美军顾问, 你们才获得了准确情报让自愿军突袭得手 ,使得金城战役进展得出奇地顺利 。”说完他还到入鞘冷傲的说:“好 ! 这几天我就专门陪你走一趟。”我突然感到三十年的时间和不同的语言文化, 已经拉开了我们距离 。在朝鲜身居要职的金哲楠已不是那个曾经的袍泽金虎哲 。我收敛了一下热切的心情 庄重的说:“谢谢! 金将军的盛情!”他冲门外用朝鲜话喊了一声。 很快一名军人快步走了进来 ,他又冲他说了一些朝鲜话后那人转身跑了出去 。不一会他身前的电话响了起来, 他并没有接 而是起身站了起来伸出手让我说:“走! 我们的出发。”
  两辆苏制越野吉普车已经停在楼前等候, 司机和随行人员都立正站在车门口。 我们上了头一辆车的后排前排副驾驶的位置侧身坐着接我来的那名年轻军官 。 汽车启动后金哲楠直视着前方 用朝鲜话说着什么。 在他说完后那名侧坐在前边的军官对我用汉语说到:“去沙弥川的路程 需要5 、6个小时 ,我们差不多要下午2 、3点钟到达。”我点点头应了声“嗯。” 车子使出平壤市区后不久很快就上了土路 ,一路颠簸着向南疾驶。 一路上看到的基本还是三十年前的老样子。 低矮的草房、 狭窄的公路 和路边在烈日下无精打采的农作物。 偶尔遇到的平板马车在汽车喇叭的催促下很快就退到路边让我们快速通过 。 依稀熟悉的山川河流撞击着我的回忆。 一路上我们基本没有说话 。 快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我们的车子抛了锚, 金哲楠不悦的说着什么, 我们分别下了车。 我透过汽车扬起的尘土, 看到路边不远处几个人正在取土。 一把铁锹的两边各焊着一个小铁环 ,铁环上拴着绳子, 一个男人用脚挖开一锹土两名妇女一起拉动手中的绳子把土悠到平板马车上, 三个人悠闲的劳作着。 不一会后边的车跟了上来, 我们留下了那台抛了锚的汽车等待救援, 换上了后边跟进的汽车继续赶路。 接近下午四点我们到达了一处营区 。军营四周用生锈的铁丝网拦着, 十数排起脊的红砖瓦房南北正向排列。 下车后我茫然的听着他们在用朝鲜话说着什么, 很快那名接我的军管对我用汉语说:“首长! 请您到餐厅就餐。”
  来到餐厅简单洗漱了一下后, 我被让到了一个布置得整洁明亮的小餐厅 。一张十人的桌子铺着洁白的桌布, 两张椅子对面摆放, 十余个白钢盘扣着铮明瓦亮的白钢盖子。 我们分宾主落座后 ,接我的那个人拿了一个板凳坐在了金哲楠的身后。 金哲楠说了几句什么 , 那名翻译用汉语跟我说:“将军备下酒宴款待您的到来, 希望您开怀畅饮。”说着就他拍了拍手 ,立刻从外面走进了两名年轻漂亮的女兵, 分别从两边把盘子上的盖子掀开取走, 一顿朝鲜风味的大餐呈现在了我的面前 。
  血战六把刀 68 旧战场
  两名年轻漂亮的女兵随后又走了进来手里各端着一壶酒和一个较大的白钢盘子 。

  其中一个来到我的身旁把空盘子放在了我的左手边 ,然后把放在我右手边的酒杯里斟满了酒 。

  对面的金哲楠端起了酒杯 说着朝鲜话 。

  我也端起杯傻愣愣的听他说着 。

  翻译把话翻译过来说道:“欢迎您来朝鲜人民民主主义共和国重温我们的胜利。”

  我礼貌性的举杯说:“谢金将军的盛情款待! 干杯!”一杯温热了的似东北烈性烧酒的酒被我一口喝下 。

  金哲楠只是象征性的喝了一点 。

  他放下酒杯 做出了请的手势 。

  我拿起筷子小心翼翼的 跟着他的样子吃了起来 。

  我凭生最拘谨的一顿饭竟然是在曾经的袍泽面前吃的 。

  客套的官话规范的礼仪动作, 让我根本没有留意桌子上的美食。

  虽然没有吃饱我还是很快放下了筷子,对他表示了感谢 。

  饭后我在那名翻译的引领下来到一个房间 ,房间还算宽敞布置得干净整洁 。

  他告诉我说:“ 首长这是军事重地请不要随意外出走动 ,以免发生不必要误会。”

  我应和一声后他就转身离开了 。

  我脱下外衣在门口抖落一下尘土 反身回到房间和衣躺在了床上 。

  不一会就听见敲门声 那名翻译领着一名漂亮的年轻女兵走了进来 。

  那名女兵手里托着一个白钢果盘 里面盛着保存得还算新鲜的几个苹果、梨子。

  翻译对我说:“你有什么要求 可以跟她讲 。 她能听懂你的话 。”

  我问他:“能不能洗个澡?”

  他回答道:“可以 , 卫生间有淋浴 ,不过这里是军营没有热水只有冷水。”

  我说:“冷水也可以的。”

  他转头对那名女兵说了几句什么, 那名兵就放下果盘快步地离开了 。

  不一会她拿着崭新的毛巾 、香皂、 牙膏 、牙刷 还有一件长袍睡衣走进来递给了我 。

  他们走后我脱光衣服拿着睡衣走进卫生间洗漱起来 。

  时间不长当我从卫生间走出来的时候发现 房间已经被打扫过。

  被我微微弄脏的床单被已经换成了新的 ,脱下的衣服也全被拿走了。

  百般无聊的我 躺在床上眯眼睡起觉来。

  第二天早上六点那名年青漂亮的女兵敲门走了进来 ,手里捧着熨烫后叠得板正的衣服。

  放下衣服后她冲我笑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后走了出去。

  我起身穿好了衣服刚洗漱完毕 ,那名女兵又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个白钢方盘 ,上面放着一碗朝鲜特有的大酱汤、 一碗大米饭 、两小碟泡菜 。

  所有的器具包括筷子、勺都是用白钢精致打造的。

  放在桌子上后,她又笑着对我做出了请的手势 。

  我冲她笑了笑 她转身关门走了出去 。

  早饭后翻译过来叫我, 我整理好衣服随他走了出去上了一辆吉普车汽车发动后开出了军营 。

  车子很快来到了一个山脚下, 一名不知道从哪跑出来的朝鲜士兵来到车前敬礼后给我们打开车门 ,引导我们顺着一条永久修筑的交通壕向山上走去。

  交通壕修筑得蜿蜒曲折 ,不时有岔路和工事碉堡出现 ,我们来到山顶人工修筑的山洞中, 在一个观察口前架设着一部高倍望远镜。

  几名值班的战士见到我们的到来 闪到一边立正敬礼。

  翻译跟我说:“沙弥川战场旧址 已经被划进了军事分界线以里 是军事禁区 。 金将军特许你来观察哨观望 。您请!”

  说着他做出了请的手势 。

  我来到望远镜前稳了稳神, 从望远镜里向远处看去依稀记得的旧战场已经被深林植被覆盖 , 981.3高地两侧曾经的高射机枪阵地依然平整, 植物掩盖着曾被鲜血染红的热土。

  想起于振家率领的高机排以几乎全体阵亡的代价诱使敌机进入高炮伏击圈的惨烈战况我禁不住热泪盈眶。

  清晰的鏖战在脑海里翻滚 ,我仿佛又回到了翻滚着烈焰的战场 ,惨烈的厮杀声在耳边萦绕 。

  已经快被岁月的风雨碾平了的战壕蜿蜒在981.3高地上 ,给那场最后的悲壮刻画着永久的记忆 。
  血战六把刀 69 示范村
  观望了很久我才从惨烈的记忆里缓过神来。

  抬起头让微微吹过来的南风风干了记忆力里苍白的泪。

  我过转身慢慢地退出了观察哨位问那名翻译:“下一步我们去哪 ?”

  他说:“金将军已经在示范村的一户农家里等您了, 请你跟我去那里吧。”

  上车后翻译回过头问我 :“我们的一支特战部队就驻扎在附近你有兴趣去看看吗?”

  我答道:“如果方便的话我想去参观参观 。”

  他转回头对司机说了几句朝鲜话后车子就一直向西北方向开去 。

  大约半个小时后 我们到达了一处军营 。

  这是一处比较大的营地 三幢四层高的大楼环三面矗立 ,营房的四周是两米多高的围墙 岗哨林立。

  车子在正楼的大门前停了下来, 翻译让我在车里等一会他下车后快步向楼里走去 ,不一会他引领着一名军官走了出来 。

  我下车后他向我介绍说:“这是我们第二特战混成旅的崔旅长,他将带您去参观特战士兵的训练 。”

  我跟他握了握手之后他跟我们一同上车向军营外驶去。

  不一会就来到了一个地势较为开阔的山谷 ,看到很多士兵在这里进行着各种训练 。

  我们下车后他领着我首先观看了徒手格斗训练 。

  从他们对练的招式里 , 我看到了爹交给我们的那些杀招的影子 。

  很多都是一招毙敌的阴狠杀招还参杂着一些架子似的花腿和狠辣的阴脚 。

  对练中的拆招变化很少已经形成了固定的套路。

  看完后他又领我到了射击场, 观看他们的实弹射击训练。

  训练科目跟我们的对抗射击很类似 ,都苏联步兵操典的舶来品。

  他们使用的武器也基本都是苏制步兵制式装备。步枪三发弹、 冲锋枪5发弹、 机枪10发弹和敌近手枪的5发速射。

  每个战士的射击精度都很高基本都在8环以内。

  参观完他们的训练之后我们一同驱车向示范村驶去 。

  到达示范村已是下午3点多。

  村子里的建筑都很漂亮而且还有不少的二层小楼 。

  路上人来人往街边还有一些商铺, 车子在村子中央的一幢小楼前停了下来 。

  门口已经有一辆车停在那里, 里边跑出来一名勤务兵把我们引到了客厅。

  金哲楠正坐在客厅中间的茶桌边上, 几个穿朝鲜民族服装的男女围坐在他的周围正用朝鲜话说着什么 。

  看到我后他抬起头向我说着什么, 翻译告诉我:“金将军说 您这一路辛苦了 。这里的农家 准备了我们传统的美食--烀狗肉 还有新酿的米酒 。”

  我抱拳施礼说:“感谢! 感谢 !感谢乡亲们的盛情!”

  金哲楠站起身来 在一名妇女的引领下 我们来到了另一个房间 。

  朝鲜式的火炕上摆着一张圆桌 ,三套碗筷摆在了那里 。

  金哲楠 、我还有崔旅长坐下后不久, 穿着民族服装的妇女就依次的把冒着热气的狗肉 、一大铜壶米酒 、一汤盆狗肉汤炖豆腐 还有两大盘精心腌制的泡菜 端了上来 。

  那名翻译又坐在了金哲楠的身后。

  这次金哲楠没在用翻译而是直接用生硬的汉语跟我说:“三十年前我们是并肩战斗的同志, 今天你是远道来访的客人 。 我们的友谊将会地久天长, 我用我们农家平常的饭菜招待我一同战斗过的同志。 请!”

  说着他端起碗来一口喝干 。

  我跟崔旅长也相继喝干了碗中的米酒 ,接着他用筷子夹起一块狗肉在跟前碗里特制的蘑菇狗肉酱里蘸了一下塞到嘴里,一边嚼着一边瞪大了眼睛示意我也食用。

  我也照着他的样子吃起了美味的狗肉 。

  崔旅长更是把一块肉塞到了嘴里胡乱嚼了几下就吞了下去 。

  米酒喝起来酸甜可口 。

  但喝着喝着头就沉了起来 。

  也许是饥饿 、也许是酒浓很快我就有点喝多了。

  我赶紧吃了一块端上来的白面玉米面两参的馒头, 踉踉跄跄的起身对他说:“金将军! 我不胜酒力喝不了了 ,我晚上住在哪? 我已经睁不开眼睛了,请把我送到驻地吧。”

  翻译赶紧起身走过来扶住我说:“金将军 已经安排好了 ,今晚您就在这家的楼上住。 房间已经给您腾出来了我扶您上去吧。”

  我被他搀扶着 来到了楼上的一个房间, 虽然说是农家 但房间布置得像宾馆的客房一样干净整洁。

  我被扶到床上后很快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文章来自:http://bbs.tianya.cn/post-free-5841424-1.shtml易购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