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第一个木子四问:《红楼梦》“空豪门空虚梦幻”思想和“宿命论易购娱乐
  • 作者:admin
  • 发表时间:2018-01-10 07:57:00
  • 来源:未知
  (九),《红楼梦》“空虚梦幻”思想和“宿命论”
  在《红楼梦》书中,还有一个比较显著的特点,那就是自始至终都充斥着“宿命论”的观点和“人生如梦、世事无常”的空虚梦幻观念。同时还有“兴亡盛衰先有予兆”的迷信思想。实际上,这些都是作者曹雪芹思想观念的反映。他在第一回开卷之始就明确地告诉大家:“作者自云曾经历过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事隐去,而借‘通灵说此《石头记》(即红楼梦)一书也,故曰甄士隐云云。’------更于篇中用‘梦’‘幻’等字,却是此书本旨,兼寓提醒阅者之意。”
  书的一开始,就写了大荒山无稽崖有一块女娲补天剩下来的顽石,这块顽石后来成了书中的主角贾宝玉,又写了在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有颗绛珠草,修成了“绛珠仙子”也下凡历世成了书中另一主角林黛玉;这大荒山无稽崖和灵河岸上三生石畔都是根本不存在的虚拟世界,补天顽石和绛珠仙子也是不存在的人物。作者这样写,固然是为了避文网之祸,但同样也是作者本身存在的“宿命论”、和空虚梦幻思想的反映。
  第一回就写了甄士隐有个叫“英莲”的女儿,生得粉装玉琢、乖觉可喜;甄士隐很是疼爱,可是有一天,他抱女儿到街上玩,忽碰到一僧一道,看见英莲那僧便大哭起来,向甄士隐道:“施主,你把这有命无运累及爹娘之物抱在怀内作甚?”
  士隐只当疯话不予理会,那僧又道:“舍我罢!舍我罢!”士隐抱着女儿转身要走,那和尚便大笑指着他说:“惯养娇生笑你痴,菱花空对雪澌澌,好防佳节元宵后,便是烟消火灭时。”而此后,也果然应了那和尚的话,果真在元宵之夜英莲被拐子拐走了,士隐家中所住那条街也发生了火灾,将房屋家产烧了个精光。士隐后来看破红尘,跟着一个跛足道人出家去了。应了“好防佳节元宵后,便是烟消火灭时”这二句话;而他女儿英莲后来落到了“呆霸王”薛蟠手中,作他的妾侍,改名香菱,受尽了折磨;这又应了“菱花(香菱)空对雪(薛)澌澌”那句话。也就是说,这里是在宣示凡事都有上天注定的宿命论思想。
  第一回书中还写了跛足道人所唱的“好了歌”,和甄士隐对“好了歌”的“注解”,这两首“歌”和“注”与第五回贾宝玉神游太虚幻境时所见到的《金陵十二钗》册子,以及《红楼梦十二支曲子》都是贯穿全书的基本思想和精神。“好了歌”及注解也是宣扬“人生如梦、世事无常”的空虚梦幻思想;而《金陵十二钗》册子和《红楼梦十二支曲》反映的则是“宿命论”的观点,因为里面将贾府元春、迎春、探春、惜春、黛玉、宝钗、湘云、凤姐、妙玉、李纨、秦可卿、睛雯、香菱、袭人、等许多女人的一生命运结局都写在那里,而且以后一一应验。意思是每个人一生的荣辱祸福,都是老天爷事先注定了的。不管你如何努力,如何拼博,最后都逃不出命运的摆布,正如一句俗话所说:“命中注定八合米,走遍天下不满升”。
  大家不妨重温一下“好了歌”吧!里面写道:
  世人只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今何在,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只晓神仙好,惟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只晓神仙好,惟有娇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只晓神仙好,惟有儿孙忘不了,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子孙谁见了!
  那道人还对甄士隐说了这样一段话:“可知世上万般‘好’,便是‘了’;‘了’便是‘好’;若不‘了’,便不‘好’;若要‘好’,便是‘了’”!
  意思就是佛教所宣称的“世事无常、万法皆空。”世上再好的事物,人人追求的东西,富贵功名也好、金银财宝也好、娇妻美妾也好、孝子贤孙也好,都不能无限期的拥有,到头来都得“了”!变得一无所有。
  甄士隐的“注解”意思也差不多: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蓑草枯杨,曾为歌舞场;
  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在蓬窗上;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
  昨日黄土陇头埋白骨,今宵红绡帐里卧鸳鸯;金满箱、银满箱,转眼乞丐人皆谤;
  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训有方,保不定日后做强梁;
  择膏梁,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因嫌纱帽小,致使枷锁扛;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
  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
  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笔者为什么将这整段“注解”都抄录下来?不但因为这“注解”是贯穿在整部《红楼梦》中的主旨思想,而且还因为有些“红学家们”把这段“注解”的每一句,都说成是暗指一个人。比方说:那句“金满箱、银满箱,转眼乞丐人皆谤;”说是指贾宝玉;“训有方,保不定日后做强梁”说是指柳湘莲;“择膏梁,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说是指妙玉;而“由嫌纱帽小,致使枷锁扛”则说是指贾雨村;
  笔者对此颇有异议,这种做法又将“红学研究”变成“猜谜活动”了。而且这样去“猜谜”也不全面、不正确,同样有牵强附会之嫌;因为,如果作者确是将“注解”的每一句去影射一个人,就像《金陵十二钗》和《红楼梦十二支曲》一样,那末,“注解”也应当象“十二钗”和“十二支曲”一样,将《红楼梦》中的主要人物全部囊括在内。请问:“注解”中那一句是影射黛玉、宝钗的?那一句是影射湘云、凤姐的?除了上面已指明了的贾宝玉、柳湘莲、妙玉、贾雨村四人的句子外,其余的又是分别指那个人的呢?如里拿不出合适答案,只能说明连你已经落实指明的四个人,同样是牵强附会的错误猜测!
  再说,作者既在《金陵十二钗》和《红楼梦十二曲》中对贾府一些女子的命运已经做了暗示,就没必要又在“好了歌”和甄士隐对“好了歌”的“注解”中再一次进行重复的暗示了吧?如果这样做,岂不是太啰嗦了吗?作为“大师级”的作者曹雪芹是不会这样去浪费笔墨的。
  有人说,“全陵十二钗”和《红楼梦十二曲》暗示的全是女子,所以作者要在“好了歌”和“注解”中暗示男子,你看,贾宝玉、贾雨村、柳湘莲不全是男子吗?这种说法也不对,如果是这样,那末,贾珍、贾蓉、贾琏、薛蟠、蒋玉菡等几位男子在书中的重要性不逊于柳湘莲、贾雨村吧?请问:“好了歌”或“注解”有那几句是暗示这几位命运的呢?
  笔者认为:跛脚道人的“好了歌”以及甄士隐对“好了歌”的“注解”,都不是专指某个人或某些人,而是泛指一种人间现象:那就是“世事无常、祸福难料”:锦衣玉食、荣华富贵、不过是过眼云烟,转瞬即逝;穷通寿夭、荣辱兴衰,事实乃上天注定,无可予知;金银滿箱的人,很可能会变成一无所有的叫化子;训导有方之家,也难保儿孙日后做盗贼;身居高位心犹不足者,常有锒铛入狱,沦为披枷戴锁罪囚的;而出身贫穷之人,一朝时来运转,也能穿上紫蟒做高官;今日的荒漠地,安知不是昔日的歌舞场?眼前的锦绣园,难保他日变做乱葬岗!这亦和古人所说“朝为座上宾、暮成阶下囚”;“昔日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记得少年骑竹马、转眼又成白头翁”是一样的意思。
  这种空虚梦幻的思想,连一代豪杰、志吞天下的曹操也深受感染,所以他唱出了“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的感慨来;历代的名人志士、诗人墨客也做过不少此类诗词;佛门释教更在佛经上公然宣称:“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当做如是观。”可见这种思想历朝历代都有,尤其是古代一些有学问的文人墨客。唐朝著名诗人李白、白居易、宋朝一代文豪苏东坡晚年都信奉佛教,就是受这种思想影响的缘故。
  而一些生不逢时、怀才不遇,或一些经历过大挫折、大变故,生活又不如意的文人士子,则更容产生这种“浮生如梦、万事皆空”的空虚梦幻思想,有的因此而“看破红尘、遁入空门”,去晨钟暮鼓、经声佛号中寻找精神慰籍;有的则萌生了厌世、弃世思想,觉得“万念皆灰”,因而或自抛自弃、或愤世嫉俗、或玩世不恭,或主张及时行乐,沉迷酒色;或以酒浇愁、沉缅醉乡,终日浑浑噩噩、无所事事;但也有的人觉得既然“人生苦短,”就更必须抓紧时间、奋发图强,做一些有益之事,最起码将自己下凡历世的一番所见所闻,写成文字、编纂成集以传诸后世,方不枉来到人世走了一遭。曹雪芹先生就属于这后一种人。
  曹雪芹生于一个“赫赫扬扬已近百载”的大富大贵之家、幼年享尽荣华富贵,十三四岁时突遭重大变故,从一个“金满箱、银满箱”的锦衣玉食之家变成“转眼乞丐人尽谤”之人;自己满腹才华、却又缺衣少食。面对这种巨大的落差、顷刻的变化,更容易让他感觉到“人生如梦、祸福无常”,产生了“世事沧桑、空虚幻灭”的思想;加深了他“万事不由人计较、一生都是命安排。”之理念;这种思想和理念自然而然、不可避免地就反映到他所创作的《红楼梦》中来了。所以他就在书中写出了《金陵十二钗》、《红楼楼十二曲》、《好了歌》及甄士隐对《好了歌》的注解来。那种“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和“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正是作者这种思想理念的最好反映!
  此外,作者还在书中其他许多地方也贯穿了这种思想理念。比如,书中的许多人名、地名同样也包含了佛家那种“空虚梦幻”理念,如“茫茫大士”、“渺渺真人”、“空空道人”,还有“大荒山、无稽崖”,“太虚幻境、警幻仙子”等,就是指出不但凡人,连神仙都是“渺渺茫茫”、“空空”如的,是不是真的存在、究竟在那里都无法捉摸,只在那“虚无飘渺”的梦幻之中;
  书中又写了贾府经常去铁槛寺和馒头庵进香,这也是作者在暗喻那种“纵有千年铁门槛、难逃一个土馒头”的人生幻灭观念。还写了一个“水月庵”,也是喻意人间的一切都不过是镜花水月、转眼成空!
  第十三回,写了秦可卿临死托梦给凤姐,予告贾府的兴衰,以后都一一应验,同样是“宿命论”的反映;书中(原文)写道:“凤姐方觉睡眼微朦,恍惚只见秦氏从外走进来,含笑说道:‘婶娘好睡!我今日回去,你也不送我一程。因娘儿们素日相好,我舍不得婶娘,故来别你一别,还有一件心事来了,非告诉婶娘,别人未必中用。’”接着写了秦氏告诉凤姐,贾家“赫赫扬扬,已将百载”只怕快要“乐极生悲”,走下坡路了。并告诉凤姐要“未雨绸缪”,予先采取些应对败落时的措施。最后秦氏(书中原文)说:‘眼见不日又有一件非常的喜事,真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要知道也不过是瞬息的繁华,一时的欢乐。万不可忘了那‘盛宴必散’的俗语!若不早为后虑,只恐后悔无益了。’凤姐忙问:‘有何喜事?’秦氏道:‘天机不可泄漏,只是我与婶娘好了一场,临别赠你两句话,须要记着!’因念道:‘三春去后诸芳尽,各人须寻各自门!’凤姐还要问时,只听二门上传出云板,连叩四下,正是丧音,将凤姐惊醒,人回:‘东府蓉大奶奶没了!’凤姐吓出了一身冷汗。”
  这虽是作者借以予示贾府盛极必衰的写作手法,但也是作者头脑中“宿命论”思想以及“月园必缺、水满即溢;乐极生悲”观念的表露。
  此外,第二十二回,贾宝玉所作的偈子颇有些“看破红尘”的意味;书中写了宝钗给宝玉说“山门”(鲁智深在五台山)的戏中有一首《寄生草》的词极好,念给宝王听:“漫揾英雄泪,相离处士家,谢慈悲剃度在莲台下。没缘法,转眼分离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那里讨烟簑雨笠卷单行,一任俺芒鞋破缽随缘化!”宝玉听了非常高兴,后来因事发生矛盾,宝玉夹在湘云和黛玉中间两头受气。受《寄生草》词的启发,大哭之后写了首偈子:“你证我证,心证意证,是无有证,是可云证,无可云证,是立足境。”后来宝钗、黛玉、湘云三人一起去劝宝玉,黛玉对宝玉说:“你道‘无可云证,是立足境’,固然好了,只是据我看来,还未尽善。我还要续两句云:‘无立足境,方是干净’。
  宝钗并引用当年五祖求法嗣,令众僧各出一偈。上座神秀的偈道:‘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染尘埃。’六祖当时在厨房舂米,听了道:‘美则美矣,了则未了。因作一偈:‘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五祖便将衣钵传给了他。’又说宝玉的偈也是这样,必须加上黛玉续的那两句,方能完善。”从这里可以看出,作者的那种“空虚梦幻”思想观昭然若揭。
  同一回,贾政对薛宝钗做的灯谜:“有眼无珠腹内空、荷花出水喜相逢,梧桐落叶分离别,恩爱夫妻不到冬”(凉枕)认为是不详之兆,予兆将来宝钗将来夫妻不能长久,后来也果真如此,和宝玉成亲后,宝玉不久出家做了和尚,宝钗果然成了独守空房的“活寡妇”。这种写法同样是在宣扬“宿命论”观念,因为命中有事先注定,才会先显现出予兆来。
  第二十七回,林黛玉所哭唱的《葬花吟》,里面有很多句子也是空虚幻灭思想的反映:“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这些句子无不充满了“人生苦短、世事无常”的“虚无主义”释家观念。
  第七十五回,(原文)写道:“那天将有三更时分,贾珍酒已八分,大家正添衣喝茶换盏更酌之际,忽听那边墙下有人长叹之声。大家明明听见,都毛发竦然。贾珍忙厉声叱问:‘谁在那边?’连问几声,无人答应。尤氏道:‘必是墙外边家里人,也未可知。’贾珍道:‘胡说!这墙四面皆无下人的房子,况且那边又紧靠着祠堂,焉得有人?’
  一语未了,只听得一阵风声,竟过墙去了。恍惚闻得祠堂内隔扇开阖之声,只觉得阴气森森,比先更觉凄惨起来。看那月色时,也淡淡的,不似先前明朗,众人都觉毛发倒竖。”这就是贾家由盛转衰,即将败落的先兆。
  据说八十回后是高鹗续作,但也延续了前八十回的这种思想观念。在九十四回写了怡红院一株枯死的花树,突又发芽开花。贾赦和贾政都认为是不祥之兆。而贾府也确实从此开始走下坡路,真正象秦可卿托梦给凤姐时所说:“三春过后诸芳尽,各人须寻各自门!”元春早死,迎春嫁给“中山狼孙绍祖”被逼死,探春远嫁,宝王的通灵宝玉突然丢了。一桩桩祸事接踵而来,贾家终于被抄家败落。林黛玉、贾母和凤姐先后死去,宝玉也“悬崖撒手”,出家当了和尚,由原来带他来下凡历世的一僧一道,将他重新带回到大荒山无稽崖青峺峰下,做回那块顽石去了。
  总之,“宿命论”和“空虚幻灭”思想贯穿在整本《红楼梦》中,这也是《红楼梦》的一个重要特色。而且这种思想,自古至今都存在许多人的头脑里,而事实上不但人的生命不能长久,而且“金钱美女、高官厚禄、荣华富贵、孝子贤孙”、包括一切美好的东西都不可能长期拥有,“千里搭长棚、世上没有不散的筵席”。这种“人生苦短、世事无常”的客观事实,便是产生“空虚梦幻”思想的根源;就看你如何去理解、去面对,是选择因此消沉还是选择因此奋起?“为佛为魔、全在一念之间”!
  当年曹雪芹选择了后者,在“蓬牗茅椽,绳床瓦灶”之中,“缺衣少食、贫病交加”之时犹奋斗不止、笔耕不缀,终于写成了这部流传千古的不朽巨著《红楼梦》,为人间留下了一笔弥足珍贵的文化瑰宝;曹先生的英名必将与这部名著一起,永远在中国文学史上闪灼着不灭的光辉!
  我们阅读和学习《红楼梦》,不但要学习这部优秀小说巧妙的构思、精炼的文句,匠心独运的写作方法、与众不同的表现方式,更应该学习的是曹雪芹先生在极其贫困的生存条件下,仍然能不屈不挠地进行文学创作的奋斗精神!

文章来自:http://bbs.tianya.cn/post-free-5846011-1.shtml易购娱乐